小雨

以前的坑不會再寫啦 請不用關注我
可以的話也不要留下小紅心謝謝大家
/
此號目前以KKL相關為主
/
関ジャニ∞|V6|NEWS|TOKIO
/
謝謝所有曾經駐足的人

©小雨
Powered by LOFTER
 

【慶成】偽‧竹取物語(中)

日子消逝在平淡卻又甜膩的微小幸福裡。

 

在略微教導後意外的在料理方面有天賦,手藝不錯的加藤擔任起賢妻一般的角色,一大早便是做早餐和小山的便當,晚上小山回家之前也會準備一桌的菜。

 

剛開始的那一天,想著要給小山一個驚喜,在沒有告知的情況下,加藤起了個大早做簡單的日式早餐,單身多年的小山在食物的香味中醒來,訝異的踏出房門看見圍著圍裙的加藤時,感動的幾乎要淚流,大口大口的把桌上的菜往嘴裡塞,一邊吃著還要一邊說「うまい」。

 

在接過包裝樸素的飯盒時,控制不住的一把抱住眼前低著頭﹑耳尖泛紅,彆扭的拿給自己的人兒,看著浮誇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跳著蹦著的小山,加藤一邊說著「受不了你啊,快去上班」,一邊一臉嫌棄的把他踢出家門。

 

每天抱著愉悅的心情出門上班,再滿心期待的回到家看到餐桌上的菜餚,加藤的到來帶走每天外食﹑三餐不正常又無趣的生活,為自己帶來的是生活中微小而平凡的幸福,小山突然覺得活了這麼多年,做得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那天去了那家奇怪的竹筒甜點店。

 

然而有些事,在看不見的地方正醞釀著。

 

 

最近的加藤有點奇怪。

 

在半夜坐起身來看著窗外,雖說之前在小小人的時候也常常這樣,但變大之後這倒是很罕見,不知道為什麼從以前到現在明明可以問說為什麼,但到了嘴邊卻始終沒問出口過,大概是潛意識在害怕,害怕著他的離去。

想著想著又想到小時候看的童話故事,總有一天,竹取公主會回到月亮上。

 

很久的以後,小山想起這段過去,就會責怪自己為什麼當初沒有察覺到這一切的想法,其實就是單純到不行的喜歡兩個字。

 

 

事情真正產生變化是在那天,八月十五,滿月。

那天天空有點陰,明明是正熱的夏天卻沒看見太陽,像是在預言什麼一般。

 

早上起床卻發現加藤還躺在床上睡著,擔心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小山輕輕的摸了摸夢裏人的額頭,體溫正常,應該只是太累了吧。

如果只是太累了就不用特別叫他起來,反正加藤也不是義務要做飯給自己,這樣想著的小山匆匆的去上班然後久違的在以前每天報到的早餐店買了早餐,「這麼久沒來,我還以為你有賢妻幫你做飯了」早餐店的阿姨爽朗的關切,其實沒有,只是有了シゲちゃん而已,小山突然開始擔心起家裡的人兒。

 

一天工作有點漫不經心的,沒有了加藤的便當只好隨便找了家拉麵店吃了,下班後就衝回家,一路上想著上次加藤這樣是變大的時候,那這次是變回來嗎,”沒關係” 小山想,”只要他還在就好”。

 

看著時鐘,加藤覺得頭有點痛,從早上開始就是如此,不是劇烈的頭痛而是悶悶的鈍痛,沒有幫小山準備早飯跟便當,現在也沒有力氣煮晚餐,不知道那個愛操心的バガ有沒有好好吃飯,”是不是什麼事情要發生了呢?” 總覺得有種預感,”但至少要跟小山說聲他沒事”,免得那個バガ擔心自己,這樣想著的加藤趴在餐桌上閉上了雙眼。


一回家小山就看到加藤趴在餐桌上,看到加藤還在鬆了一口氣,但瞬間又擔心起他是不是不舒服,「要睡的話回床上睡吧」小山輕輕搖醒加藤,「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今天有沒有好好吃飯?是不是沒力氣煮飯就沒吃了?這樣對身體不好....」


「うるさい,像老媽子一樣啊」一邊說著嫌棄的話一邊卻彎著眉眼露出微笑,看著小山無辜的表情,又開口說,「我沒事,頭有點痛,有多少吃一點麵包,不用擔心」,看著加藤的微笑小山也舒了口氣,叫加藤先去休息之後,小山決定久違的下廚,算是報答一直幫自己做飯的加藤,雖然只是簡單的雜炊而已。


後來的晚上,兩個人一起共享了並不算很好吃的雜炊粥,加藤下意識忍住還在微微發漲的頭痛,像平常一樣聽著小山說話,直到忍不住疲倦感的進入夢鄉。


然而美夢沒有持續很久,夜正濃厚的時候,加藤突然從夢裡醒來,看著滿月,在自己腦海最深處的記憶一點一滴的甦醒。


什麼都想起來了呢。
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瞥了一眼旁邊熟睡的人。

還能這樣多久呢?



自從那天之後,加藤的態度明顯的有些變化,即便他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想法跟情感,但一切的努力都在看見眼前這個人時瞬間被瓦解。


就連遲鈍不過的小山也感受到了,加藤看著自己的眼神多了一些自己看不懂的情緒,有意無意的在閃避自己,行為變得成熟卻多了一份冷漠,故意與自己保持著距離......


小山不懂,為何人可以在一夕之間變化,單純的﹑小山只是單純的感到難受,雖然加藤也只不過是好友而已。


受不了這樣的氣氛,在度過了異常的一星期之後,週五的晚上,小山終於忍不住了,看似一如往常的在廚房忙碌著,小山走進廚房抓住加藤的手腕,半強迫的使眼前的人兒看著自己,本來依舊閃躲的目光,在隱約感受到自己的怒氣時消停下來,怯怯的看向自己。


看見他眼中因害怕而微微顫動的瞳仁,小山才發現到自己大概是嚇到他了,其實沒必要生氣的,也沒什麼好生氣的,本身也不是愛生氣的人,但在不知不覺中就動了肝火,連小山自己都明白不了。


「為什麼躲我?」 嘆了口氣,小山放緩了語氣輕聲說著,「你變了,加藤」

聽見第一次從小山口中說出的疏遠的稱呼,加藤知道自己大概是瞞不過了,這只是剛開始而已,接下來的日子該如何度過,就連自己都不明白,乾脆豁出去算了。


「我是變了」加藤看向自己,神情卻不太一樣,像是一夕之間成長了一般。


「為什麼?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小山誠懇的看著眼前的加藤。


「那如果我說,我喜歡你呢?」 其實加藤就是不相信小山什麼都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心意也好,就只是逃避而已吧,就像那個時候。


小山在詫異之後,仔細想想,其實自己潛意識已經察覺到了不是嗎?從來都沒有不懂過,只是自己一直選擇忽略與逃避罷了。


小山一向是膽怯的,尤其在面對自己的時候,所以他選擇了沉默。


像是明白了什麼,加藤勉力扯出笑容,「我只是開玩笑的啦,你居然信了?哈哈哈...」他清楚自己掛在臉上的笑大概比哭還難看。


「我先去睡了」像是逃離難堪一樣,加藤走進臥房,蜷曲在床的角落,面對著牆,心中卻仍然期待著熟悉的體溫,期待他一如既往的為自己蓋上被子。


但是他沒有。


縮在牆角,加藤腦中的記憶在翻攪,前世與現在的記憶交錯成一個複雜的迷宮,刻滿了小山慶一郎,他走不出也不想走出,一夜未眠,在朦朧之中眼角的淚滾落像是清晨竹葉上欲滴的露珠。


小山通宵了一夜,喝著酒精濃度不高的啤酒,安靜的一罐接著一罐,最後依舊醉倒在沙發上,半夢半醒之間他做了一個跟加藤有關的夢,縮在沙發上,在朦朧中他感覺到自己大概是哭了,但他自己也想不透為什麼,又或者是說不想去想透為什麼。


再次醒來已是隔日午後,宿醉帶來的頭痛欲裂,半晌小山才從沙發上掙扎著坐起身,沒有熟悉的飄香與廚房忙進忙出的人影,倒了一杯水一飲而盡卻怎樣也掩不掉喉嚨深處的苦澀。


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小山在房門前來回跺步卻無法下手敲門,面對事情總是順其自然的小山也耐不住急躁。


就在小山第三十六次準備要敲門的時候,門忽然開了,小山嚇得往後一跳,然後看著從臥房走出來的人,似乎也被自己嚇到了,本來就水亮的大眼睛現在睜得更大的望著自己,然後瞬間又恢復成面無表情的樣子。


「忘掉吧」加藤眼神一瞬露出堅決的看著自己。

「欸」

「昨晚的事。這樣對我們兩個來說都比較輕鬆,今後還要一起生活不是嗎?」加藤眼眶透著些許的紅,拳頭死死的緊握然後又緩緩舒開。


終究沉默,小山為剛剛聽到加藤的話而些微慶幸的自己感到可恥,然而他又接著做出更加可鄙的事。

幾乎是無意識的,他伸手抱住了加藤。


在抱住他的瞬間小山就感覺到他巨大的傷悲,透過微微的顫抖傳遞過來,在楞了三秒鐘後推開自己,接著走進廚房。


「餓了吧,我來煮點什麼」顫動的聲音,隱忍著哭腔故作鎮定的說著。

雙手撐著流理台,像是不這樣做就會支持不住自己一般,事到如今他仍然沒有一秒怨過小山,只有生氣著那個在剛剛被抱住的時候,依然有一瞬感到開心的自己。


大概就這樣生活下去了吧,只是,還有件事要做。

 


在那之後又過了三天左右,加藤消失了,無聲無息,沒有一絲跡象。

但又真的是這樣嗎?其實自己早就知道了吧,會有這一天的到來,但自己還是選擇了逃避。

一如以往。


-------------------------------------------------------------------------------------
正如之前所說的一樣,小虐小虐而已(被打
請不要覺得小山很欠揍他只是比較遲鈍而已(??
大家可能看得不是很懂,沒關係,接下來的番外會讓大家了解一切\( ^▽^ )/
然而番外是個大寫的BE請多見諒(。
本篇會是HE我保證(n”∀”)η

這個題材好重情節所以更新的比較慢還請見諒

你的一顆小紅心♥﹑一個留言都是給寫手最大的支持與鼓勵(๑•̀ㅂ•́)و✧